故事丨接到姐姐的电话以后,我申请了第一个网贷


 

2019年11月7日晚,我坐在出租屋的马桶上,手里拿着身份证,不停的对着前置摄像头做口型念数字,点下提交审核的按钮。


网贷过的朋友应该都对这套流程烂熟于心,但随后的几分钟,我接到一条条“申请失败、综合信用评分不足“”的短信提示。


那一刻我好像吞下了一颗颗圆滑的石子,心一下子沉下去,绷不住了。


我的债务爆发了。

 

01


故事应该追溯到更早之前,我还在大学实习期间。

 

偶尔接到亲姐姐的电话,小胖(我乳名)你有没有500块,小胖你可不可以转些钱给我,我着急。


她是我的至亲,她需要帮助,我在心里一次次告诉自己。


之后姐姐跟我打电话借钱变得更频繁,开口的数目也越来越大,有的时候一次要转给她三五千,有些过后她马上就还我了,但更多的是像石沉大海一样杳无音讯。


我有想过,为什么她总是缺钱?但随即一想,她对工作的态度很任性,花钱又大手大脚,我爸妈也已经贴补了她多年,现在她作为姐姐能跟我开口,我想,她一定很难。


但我的工资立刻就支持不住了,刚毕业的时候一个月收入4-5k,还要和前任男友AA房租,本身我也不是追求奢侈生活的女孩,但坐标北方某消费水平与一线持平的二线城市,真的是入不敷出。


跟朋友零零碎碎的借过,信用卡借呗提现过,但都在一个循环可控的范围内。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只要是姐姐打来的电话,张口就是要钱,需要钱,借钱,快给她钱。


我开始把她的微信消息设置成免打扰,电话也躲开同事和前任出去接,但我始终没告诉父母,我想,这个四口之家,总要有一个人来承担些什么。




02


终于,我对于姐姐所有的疑问,像轮船事故的遗骸一样,满目疮痍且汹涌的浮出水面。

 

2018年年底,我刚从实习单位离职,兴高采烈的准备赶在过年的时候去见前任的家长。


很平常的晚上,男友在沙发上打游戏,我在清点要带回家去的礼物,姐姐打来电话,她说她网贷要逾期了,马上有催收要爆她的通讯录。


她马上就要结婚了,不能让男方家长知道,也不能让单位同事知道,她很害怕,现在一听到手机响的声音就紧张的小便失禁。

 

我拿着电话,眼泪无声的流,定在那里,像一棵驼背的树。

 

我让姐姐把手机上所有的借款软件理清,我做表格,看看每月不逾期的情况下到底需要还多少,寒冬腊月,一张张的网贷截图发来,就像在我身上浇了一盆盆冷水。


洋钱罐,分期乐,榕树贷款.......


我清楚的记得,有一个网贷,它的每期本金是153.84,然后每月利息就高达50元,接近本金的三分之一。


我通宵整理出来她所有的借款,一共是11万。


姐姐跟我说,只有8万,她没买名牌,没到处挥霍,就是这两年没怎么好好上班,连带着要结婚的男朋友一起也没好好上班。


我语塞。


整理好还款的表格,下一步打算告诉爸妈,可姐姐不让,她一口笃定爸爸不会管她,可是除此之外我真的没有其他办法。


姐姐问我有没有信用卡,其实仅有的两张也早已给她透支殆尽。


第二天早八点,我自认为逻辑条理清晰的给爸爸打了电话,爸爸的态度很明确,他手上现在没有这么多钱,有也不能就这样拿去给姐姐还那些套路贷款,并且严厉的告诉我,不准帮她还钱,生怕我也陷入网贷的漩涡。

 

尽管到现在,我才明白爸爸当时那么做是对的,我想尽办法帮姐姐还债,其实无异于饮鸩止渴,徒劳无功。

 

但当时爸爸的态度让我深感无助,求救的目标就放到了一直疼爱我的姑姑身上,我以我的名义向姑姑借了个零头的钱,姑姑话里行间表示,这些年妈妈已经从她这拿了不少去接济我姐。


点了收款之后突然感觉有点恍惚,这些年,家里的不堪,像一具溺死的尸体,带着可怖的面容和恶臭浮出水面。

 

那一晚,我给姐姐转去了所有的钱,虽然这钱到她卡上,就像一小盅水浇到滚烫的铸铁上,"咝拉"一声之后的白色水汽,维持不到一秒。




03


梦魇刚刚开始,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情,该去哪里筹钱。

 

最害怕的事情还是,接到姐姐的电话。


她急迫,她不可拒绝,我的精神都在跟着紧张,敏感和恍惚。

 

那次我坐在去机场见前任父母的大巴上,姐姐打来电话,说她男朋友的家人接到了催收电话,让我马上转3500给她。


我哭着说自己没有了,她还是要,就是要........

 

我无计可施,把信用卡加上男友给我的钱,又转给了她。

 

不敢在车上哭,化妆品都在要托运的箱子上,不能让前任和他家人看出异常

 

后来,这种默默把眼泪咽回去的时刻,我经历了很多。

 

再后来我跳槽到新单位,每个月也是拆东墙补西墙的还款。

 

姐姐干脆直接告诉我,你没钱你去借啊,你去XXX平台借啊,额度是XXXXX,我都会还你的啊。

 

现在我在电脑前码字,觉得自己一直以来记忆力很好,结果却想不起来更多细节,可能连自己的神经都在屏蔽这些痛苦的回忆。

 

只要没从我这要到钱,她就会去跟爸妈要,然后爸妈又跟我要。


一个让人绝望的闭环。

 

我债务爆发前一天的晚上,我给当时的男友编辑了一条长微信,告诉他事情的始末以及接到我催收电话的应对措施,我内心希望他帮我,但我又觉得这话说不出口,他也口口声声说和我一起承担,但实际上他过去赋闲的大半年里,日常开销一直都是由我承担,后来我提出由他负责我们日常饮食的花销,到了吃饭的点儿,他连定外卖时的眼神都在闪躲..........

 

接下来每天,我也陷入被催收爆通讯录的窘境,不敢看手机,全天静音,拦截不提醒。


后来有一个比较好的工作机会去到广州,中间前任屡次以自杀为要挟,要我回去和他一起经营民宿,这个口口生生说要帮我,与我患难与共的男人,不能解决我的人生问题,反而成为我的人生问题。


生而为人,谁都想过的舒服一点,他怎样都无可厚非,其实当时的我需要的不过是一双能紧握住我并理解我的手,但他没有。

 

然后开始陆续有前公司的同事联系我说,接到了催收找我的电话,质问我为什么留下她们的手机号码,我只好挨个解释自己现在遇到的难处。

 

有交往不错的同事,朋友,上司,陆续给我拿了八万,不能说钱能衡量一切,但在我如此困窘的情况下,愿意无条件相信我的人,时至今日我依然非常感激,并且这些感动与感恩将激励着我日后也要做和他们一样的人。

 

当我开始不再给姐姐钱,她开始羞辱谩骂我,说我和父母一样看不起她,没人帮助她.........




04


新年疫情,断了收入,信用卡,支付宝等正规的平台也开始陆续逾期,我自己咽下了所有的不快乐,在广州,饿过肚子,晕倒过,无能为力的哭过。

 

后来机缘巧合遇到现在的男友,前因后果不在赘述,有天他也接到了我的催收电话,我和他坦白了家庭情况和金额的一部分,没说逾期的金额有多么巨大,他主动给我拿了一部分钱说把逾期的还上。


我:你可以走开放弃我的。

他:我不会,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他是普通家庭的普通小孩,没经历过像我家庭一般的破败,我没有把我的所有债务全都告诉他,如果有天他发现了我背负的这些不堪的秘密,到时候,我想我能接受最坏的结局。


但我还是想争取在更多的催收电话打到他那里之前,先把欠的钱还完,不是不坦诚,也是不想给对方太大的压力。

 

说了这么多不好的事情,其实这个过程中还是有生活的小确幸。

 

疫情好转一些时,父亲的生意逐渐有起色,每个月也可以贴补我一些了。

 

姐姐也回了自己专业的单位上班,目前来看工作稳定,也有还我钱的意愿。

 

帮助且信任我的朋友们,一直都在我身边没有离开。

 

我找到了愿意在绝境拉我一把的手,并且,愿意接受这段感情给我带来的一切,无论好与坏。

 

自己得工作还算顺利,也在发散思维找寻副业。

  

生活泥沙俱下,但我在学着接受当下的一切,只有面对才有以后,有天也会面对我心爱的他说出一切,希望那时,我可以笑着讲完这全部的故事。



上一篇:2020年“逃废债”能欠钱不还?想得美,网贷“逃废债”后果很严重

下一篇:对网贷仲裁结果不服,应该怎么办?

注:本文转载自 彼岸青年 ,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评论0

    帮助中心 小程序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