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一览2020年信用卡业绩“上半场”


为了让读者尽快了解已披露年报的主要银行信用卡业绩,本刊继续推出2020年信用卡业绩的“上半场”汇总分析。


截止到3月31日,上市银行中已经有一部分发布了2020年年报,代表了信用卡业务主要力量和发展趋势。本刊为便于同级别银行业务进行对比,根据业务规模,将发卡银行分为Ⅰ、Ⅱ两大梯队,第Ⅰ梯队中包含发卡规模在2000万以上的银行,第Ⅱ梯队中为发卡规模在1000万及以下的各家银行。

 

根据央行《2020年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2020年在用卡量为7.78亿张,较2019年增长4.26%,创下五年来该指标的最低增幅,受到疫情的影响由此可见一斑。2020年,信用卡信贷总额达到了18.96万亿元,同比增长9.18%;应偿信贷总额达到了7.91万亿元,同比增长4.26%;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838.64亿元,同比增长12.92%,而Q4环比下降18.87%。

卡量规模:

Ⅰ类增速放缓,Ⅱ类突飞猛进

image.png


红线显示为流通卡量、在册卡量、结存卡量

image.png

新增发卡量由于发布口径有所不同数据,仅供参考

在2020年信用卡业绩发布的上半场中,除了华夏和广发银行之外,有十三家主要的发卡银行,以及多家区域性银行完成了业绩发布。这十三家主要发卡银行的卡量规模,已经代表了国内信用卡业务整体格局发展的现状。


第一梯队中,在累计发卡量这个指标上,工行以1.6亿张占据首位,建行以1.44亿张位居次席,中行与农行以1.3亿张不相上下。在2020年新增发卡数量中,建行、农行和平安信用卡超过1000万张,这与2019年数家发卡量超过千万张的现象相比明显下滑,部分银行的新增发卡数量较2019年几近腰斩。


信用卡的流通卡量,以及流通账户数,对于研究各行信用卡业务更具有参考意义。包括招行、交行、平安、浦发和邮储等五家银行公布了流通卡量,招行以9953.16万张流通卡量遥遥领先,邮储结存卡量3679.22万张,以18.32%的增长率,连续两年处于首位。


公布流通账户数量的发卡银行,目前仅有招行和浦发两家,招行信用卡2020年达到6670.93万个,同比增长3.41%;浦发信用卡为3157.4万个。


根据本刊《信用卡“人均持卡数”这个指标应该如何品读》一文所阐述的观点中,总持卡人数的规模并不是以全国总人口规模作为基数进行计算,因此是具有一定的“相对饱和度”。由于信用卡市场属于完全竞争市场,单一银行并不能无限扩大市场占有率,并且在达到一定饱和状态后,势必要加大市场维护的力度,就会出现成本提升、效益下降的现象,这也符合经济学中的“边际效益递减”原则。


因此通过对信用卡流通账户数量的分析,可以清楚地了解发卡银行信用卡业务大致的发展边界所在,该银行是否到了从规模驱动到存量用户挖掘的效益驱动转型也就一目了然。

 延伸阅读:《信用卡“人均持卡数”这个指标应该如何品读》


image.png

红线显示为流通卡量、在册卡量、结存卡量

image.png

新增发卡量由于发布口径有所不同,数据仅供参考

第二梯队中看到的却是另外一种现象,即便是在2020年疫情的压力下,第二梯队中的发卡银行在规模增速上非常迅猛,徽商银行由于接手包商银行部分分行信用卡业务形成大幅度增长外,天津银行信用卡累计卡量增长84%,跃过百万大关,而青岛银行也达到了56%,最低的广州农商银行也达到11%。由此也看出,即便是在信用卡业务竞争如此激烈的局面下,第二梯队中的发卡银行仍然有做大做强信用卡业务的动力和目标。


交易金额:

Ⅰ类涨跌互现,Ⅱ类增幅加快

image.png

image.png

2020年,由于疫情的影响,上半年整个社会都处于停滞状态,信用卡业务受到疫情的严重影响,但是也迫使发卡银行将重心从发卡转向鼓励用卡消费。在疫情得到初步缓解之际,多家发卡银行也响应国家政策,推出多重措施,积极推动复工复产,以浦发、招行、工行、中行、中信等为代表的发卡银行,向信用卡用户提供了大量的优惠或消费券鼓励消费,支持国民经济尽快得到恢复。

 

第Ⅰ梯队中,招行信用卡达到了2019年的4.3万亿元;平安信用卡以3.5%的增长率达到了3.4万亿元,继续位居次席;兴业信用卡以17.17%位居增速首位。六家国有银行中,邮储、农行信用卡交易金额呈现正增长,其它四家均为负增长,而股份制银行在信用卡交易金额这项指标上,整体表现更为亮眼。

 

第Ⅱ梯队中,发卡银行一方面提升发卡能力,另一方面在用卡方面也积极转型,通过搭建特惠商户体系,建设用卡场景,持续促进用卡交易,提升单卡的消费能力。中原银行信用卡以811亿元位居首位,盛京银行信用卡交易金额增长了132%,实现交易336亿元;青岛银行信用卡交易金额增长了89%,实现交易357亿元。


从信用卡交易金额在信用卡业务规模受到严重影响的情况下,仍能基本上维持疫情前的水平。反映出发卡银行从发卡驱动向用卡驱动的存量客户挖掘的趋势已经日趋明显,这个转型也为发卡银行带来社会和经济效益。


通常都会统计“卡均交易额”这个指标,来分析每张卡的消费能力,但是以发卡量作为统计指标,基本上没有任何意义,毕竟发卡量只是一个表面数据,而以流通卡量作为统计指标,尽管相对真实一些,但也并非能够反映出实情。因此只有以流通账户数为统计指标,计算“户均交易额”更能真实反映持卡人的消费状况。


以招行为例,交易额为43410.71亿元,如果以流通卡量9953.16万张计算,卡均交易额为43615元,而以流通账户数6670.93万个计算,户均交易额达到了65074.45元;以浦发为例,交易额为21792.25亿元,如果以流通卡量4372.22万张计算,卡均交易额为49842.52元,而以流通账户数3157.4万个计算,户均交易额更是达到了69019.6元。


营业收入:

Ⅰ类二涨二降,Ⅱ类收入见喜

image.png

image.png

第Ⅰ梯队中,招行、中信、光大、浦发等四家银行公布了信用卡业务收入,招行信用卡再以825亿元夺得魁首,中信以614亿元位居次席,分别增长了3.1%和1.6%,另外两家则略有下调。


第Ⅱ梯队中,浙商银行、徽商银行、广州农商、青岛银行、中原银行、郑州银行等公布了信用卡业务收入,浙商银行信用卡业务收入以13.44亿元位居首位,青岛银行信用卡以198%的增速实现业务收入4.27亿元,几乎翻了两番。



透支余额:

Ⅰ类兴业微胜,Ⅱ类盛京猛升

image.png

image.png

信用卡透支余额基本上反映了信用卡在统计时点的活跃程度。第Ⅰ梯队中,建行信用卡以8257.1亿元、增长率11.4%位居首位,邮储信用卡以17.41%险胜,居增长率首位,达到1446.41亿元。


第Ⅱ梯队中,徽商银行信用卡以190亿元位居首位,盛京银行信用卡以84%居增长率首位。


不良率:

不良金额有多少,不良率无大小

image.png

受到2020年疫情的影响,信用卡业务的不良率整体有所增加,但部分银行的不良率增速过快,需要警惕。有银行在年报中特别强调,由于核销和不良资产证券化处置力度不足,导致不良率高居不下,之后将加大不良资产处置力度。建行信用卡不良率虽然增加0.35个百分点,但仍以1.4%位居不良率最低,其中中银信用卡公布为“减值率”。


招行信用卡在年报中,率先披露了全年生成的信用卡不良贷款324.41亿元,有媒体就此问题采访时,以我的理解做了解释。这部分贷款应为2020年全年受疫情和共债风险叠加影响,新产生的不良贷款总额。然而,由于同时对不良贷款进行清欠,其中一部分是可以收回或核销或其它手段处理,最终统计节点时为所公布的不良贷款124.24亿元,较2019年增加了33.91亿元,不良率为1.66%,较上年末上升0.31个百分点。该数字应该为业内首次披露。


另外,所有的信用卡不良贷款中分为两类统计口径,一类是以逾期90天以后为标的的统计口径,另一类为逾期60天以上为标的的统计口径。哪家银行采用哪种统计口径,本刊未予核实,仅以各行年报公布的数据及信息进行客观统计、分析和发布。

备注

四月份发布公告的主要发卡银行,包括广发、华夏和上海等银行,点评均以各银行发布的年报中的数字为准。



上一篇:年报|浙商信用卡2020年业绩,累计发卡量380万张

下一篇:【监管时论】利用第三方支付平台实施侵财犯罪的刑法定性

评论0

    帮助中心 小程序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